此处已无天上仙_第六章 此去有三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此去有三别 (第1/2页)

  迎着清晨的朝霞,三人也准备好,随时可以启程。

  “徒儿你这一去便不再是凡人,踏上修行之路,修行一路多坎坷,注定孤独,今日一别你当有三别”

  一别父母,二别恩师,三别故土

  你去见一见吧,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了。随后几人来到了王大娘家的店铺,做生意的早早的就开门了,王大娘正在里面摆着布。

  “娘亲,孩儿来了”

  王大娘身体颤抖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说道“不用多说我知道你要走了,从你那天跟着这位仙师时,我也就明白了,你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地方的,娘亲活了半辈子你父亲走的早,有些事情也懂的,家里有你弟弟也已长大,你切勿担心。”

  “娘亲”此时的王医行早已哭成了泪人。

  “休要多言,速速离去吧”

  王医行跪地三叩九拜方才和师傅离去。王大娘手里的布早已被泪打湿,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出声,孩儿是去修行,是去学医济世,为娘的不能困扰到自己的孩儿。大街上人群走动,一行马车就这样缓缓离去,待大街恢复平静,王大娘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此去一别就是一辈子。这是一个男孩走出来喊了声“娘亲”王大娘看着这个十岁左右大小的男孩,“刚刚你为何不出来”“娘亲,我怕我会哭出来,放心娘亲以后有我。”小男孩笑了,很开心。

  一行马车来到小镇外,这里有一间私塾,王医行就是在这里学的知识。这次三人都进了,这时看见一位先生,只见先生身体略显清瘦,满头白发扎成发髻,一身灰色长袍,手持一把戒尺,一身浩然之气。

  三人当即行李“杨先生,学生来向你告别了”

  “你选的路当要走下去,你应知对你自己有多困难,医者也好,儒子也罢,当知何为修行,何为悬壶济世。”

  “学生谨记先生教诲”

  “你们早些启程吧时候不早了”说完,先生又去看书了。王医行三拜之后几人离开了私塾。待快离去的时候老药头看了看正在看书的学子不禁感叹“皆是璞玉。”

  几人离开后向着城门走去,走到城门外,王医行回头望去,辞别当第三别,别故土,当即拜了三拜。老药头还记得当年传出来此处有仙府,自己也就来了,毕竟谁不想成仙呢。可是等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仙府的踪迹,不过倒是收了王医行这个徒弟,也就因为收了这么个徒弟,老药头很知足了,自己后继有人了。哪知又遇到了青霖,老药头感觉这多少年没白等,对那所谓的仙府也不再有什么想法了, 当即选择带着二人离开。不禁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小镇过的也是很舒心。

  正在王医行刚踏上马车,突然听到“别走,等等我,别走啊,等等我”,抬头望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繁星,只见陆繁星手里拿着两个翠绿的竹节向自己跑来,今天陆繁星特意梳了梳发髻,洗了个干净的脸,虽然衣服还是那么破旧,身体瘦弱,但是精神十足。青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王医行旁边。两人等着这位少年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们送礼物,给”说着陆繁星把手里的两个竹杯递了上去,“这是给你们做的”,看着这个满脸笑容的少年,王医行不禁脸色微红。“谢谢你,没想到还有最后一别竟然是你”此时王医行已无言。而青霖则是略微惊讶问道“这个是给我的?”

  “当然,这两个是我为你们做的,好看吧。”

  “好看,我们很喜欢,这是最好的礼物”说着王医行把个竹具系在了腰间,青霖一样系在了腰间,翠绿的竹杯在这个秋季显得格外耀眼。

  看到这一幕,陆繁星说道“这才是那个什么,悬壶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世”

  王医行摸了摸身上的竹杯随即说道“当是悬壶济世”

  王医行从身上拿下一柄短剑,“陆繁星这把剑送给你了,这是我送给你的。”

  不等陆繁星说啥就回了马车上。接过剑的陆繁星手都是颤抖的,哪个少年不是梦想仗剑走天下。陆繁星拔开这七寸短剑,他可不懂剑,只见剑上唯有一个“星”字,只知道这是王医行送给自己的,上面还有余温暖着陆繁星的手心。

  王医行上马车后,老药头抠门的说道“这是我找高人为你打造的贴身短剑,你就这么送人了?”

  “哦”此时王医行在马车里哪里听老药头说的啥,只想着与这少年相遇相识相知。

  “谢谢你”这时青霖开口了。然后做了一个陆繁星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动作。青霖打开了面纱,在晨光的照耀下,一张绝美的脸庞,在陆繁星的脸颊上吻了一下。饶是心如止水的陆繁星此刻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心跳加速,仿佛要跳了出来。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孩。陆繁星当然不知青霖为何亲他,这时青霖已经上了马车。

  秋风起,马嘶鸣,一位少年站在城门下,十六年以来第一次感到悲伤,嘴里碎念着“故友离别时,折柳寄相思”。

  远去的马车上无人言语,老药头闭着眼,王医行和青霖还看着已经模糊的白云镇。两人皆是满脸不舍,不舍这白云镇,不舍那镇上人。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命泛桃花,不过那小子没任何气运,注定一世为凡人,百年后终归是一捧黄土,忘了吧”说完老药头出去了,喝着小酒好不自在。就这样一行马车消失在山林间。

  此去经年,江湖不可期,陆繁星摸了摸怀中的剑,抬步往白云观方向走去,回去还得多捡柴,还要过冬。

  秋天是风的季节,也是离别相思的的季节,仿佛到这个时候

  天天小书屋阅读网址:m.myshu.cc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