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我在敌营十八年_第三十九章 怨我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怨我不? (第1/2页)

  老许站在门外看着,看着一条鲜血淋漓的胳膊被摆放在了一个缺少了手臂的男人旁边,紧接着开始进行细致的处理,当血管、肌腱、骨骼都被衔接到了一起,小鬼子的目的已经如司马昭之心!

  他们这不是进行医学研究,是想砍下中国人的手臂,去衔接日本子在战场上被炸得缺胳膊少腿儿的伤兵!

  眼下的一幕不过是在为成熟的医学移植进行实验!

  许锐锋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还没看懂的四宝子正在往房间里仔细瞧着……

  哕!

  而始终被掐在手里的小护士,却扭过头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她吐的可不是这场实验,是想起了上一次来到这儿跟着医生前来上医学课时所看到的场景。

  那时,美智子还没有来中国,他们在中日友好医院的院长带领下,来这里进行一场学术研究。当时的她还在向为什么有关医学的学术研究不在医院内进行时,整个场面开始变得阴森恐怖了起来。

  先是有人推过了一张病床,紧接着,就是这位久石让先生用手术刀,割开了白床单覆盖下的人体小腹,用镊子夹取一块东西展示给众人看时,才冲着所有人说道:“别看这东西只有小小一块,却能要了人的命……”

  重点不在于这次授课,那时很多医生都认真听取了有关于‘阑尾炎切除术’的详细讲解,重点在于当时陪同着一起来的一位同事在私下里和他说:“上课时,我好像看见试验品动了!”

  护士当时还觉着对方疯了,这种教学实验只会使用尸体,尸体怎么可能会动?

  如今,她彻底傻了。

  她听见了别切除手臂那个男人的嘶吼,看见了即将进行移植的男人手臂上有明显的切除痕迹,也就是说,这位久石让先生为了研究手臂移植,一次性切除了两个人的手臂。

  那,曾经看到过的,会不会不是尸体?

  当手术台上久石让用日语喊了一句:“解开止血带。”

  在这个人们还对医学一知半解的时代,日本人用中国人的身体,正进行无比疯狂的实验。

  许锐锋不知道的是,他们曾经用马血尝过替代人血,来解决战场上血源不足的问题。也就是说,先将一个人的血液抽干,在输入动物血,想看看会引发什么样的反应。结果无一例外,被输入马血的试验品全部死亡。但,该实验人员恬不知耻的拿出了一项特殊的医学成就,那就是得到了人体血液总量的资料……

  可死的是中国人!

  中国人……

  今天,许锐锋又亲眼看见了久石让切下一个中国人的手臂去给另外一个中国人移植,就不说他有没有得到这些中国人的同意了,你起码得等麻药起效了吧?

  “八嘎!”

  一声怒骂将许锐锋的思绪拉拽了回来,由床上滴滴哒哒滴落的血迹证明着这项实验的失败,这分明是久石让用捆绑的方式将被移植者的血管勒紧后进行的实验,当另外一只手臂被缝合,他开始尝试着松开止血带,没想到的是,血液流通恢复后,衔接的血管并没有被贯通,鲜血顺着创口渗了出来。

  久石让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当想起这很可能是被衔接的手臂长时间没有血液流通陷入了干瘪,所造成的血液流通不畅时,疯子一样的久石让抬头说了一句:“马上进行第二次实验,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第二次实验?

  

  天天小书屋阅读网址:m.myshu.cc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